“身边的感动”人物事迹——学生篇  
     
 

 

献爱儿女团队:磁湖畔的蒲公英

 

献爱儿女团队:他们放弃陪伴父母的机会,是为了照顾更多的“父母”;他们坚持敲开陌生人的家门,是为了靠近更多的心灵。他们在烈日炎炎下奔走,在冰冷的墙门外等候。他们用最细腻的心感知失独者的痛苦,用最丰富的活动让失独者抱团取暖。27个失独家庭,15位湖师学子,为期5年的公益项目,1个团队,11的结对帮扶,他们将被人遗忘的生命从孤独中引渡出来,为失独者撑起一个老有所依的明天。他们的放弃,是无悔的奉献。他们的坚持,是极致的深情。他们为关爱失独者而努力,让家不再仅仅是一个地址,而是一段温暖的时光。让儿女不再是失独者心底无法言说的伤痛,而是另一段温柔的陪伴。花罢成絮,因风飞扬。他们是磁湖畔的蒲公英,使穿花拂叶者,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不觉悲凉。

献爱儿女团队:磁湖畔的蒲公英

1.9亿——这是全国一个庞大的独生子女群体,他们正值青春年华。

7.6万——全国每年因意外死亡的独生子女,他们的生命停止在最美的时光。

1500万——这是一个敏感而脆弱的群体,他们中晚年丧子。

27个失独家庭,15位湖师学子,为期5年的公益项目,1个团队,11的结对帮扶。

    20119月,团队创始人阮丽君、胡婷等人通过黄石记者的帮助结识了四位失去孩子的特殊母亲,第一次对失独家庭有所了解。后来越来越多的同学走近这一群体,萌发了为失独者提供志愿服务的想法。一对一的结对帮扶,让失独家庭慢慢走出了丧子的阴霾。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献爱儿女”。

爱在左,情在右,希望的种子正在发芽

初次走进“献爱儿女”团队的办公室,看到了各类关于团队活动的文字记录、图片和音频文件。在这里,每一份资料都代表着一个失独家庭,每一个失独家庭背后都有这样一群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女”。从最初的创办到逐渐发展壮大,从默默无闻到得到社会媒体的关注,献爱儿女团队已经走过了两年。经过将近两年的实践探索,献爱儿女团队已经由关注黄石港区的失独家庭发展到关注全国各地的失独家庭。他们开通了“爱在磁湖畔”的博客与微博,通过网络联系到来自辽宁、北京、武汉等地的失独父母。

“团队平时尤其是在节假日时,会一对一走进失独家庭,陪叔叔阿姨们聊天、过节,当然平时我们也会创造机会让失独父母之间相互联系起来,加入到“抱团取暖”的阵营,“养生交流会”、“厨艺比拼赛”这些富有创意的活动让失独者与志愿者之间有更多沟通,也为黄石港区18个社区,40户失独家庭的见面交流搭建了平台。”团队负责人张青向我们这样介绍了团队的日常活动:“而对于远在北京、武汉等地的叔叔阿姨们,我们则会在网上或者打电话陪他们聊天,节假日我们也会邮寄一些小礼物给他们。”

如果说献爱儿女是向外辐射爱心,那么团队内部便是一个温暖而强大的内核。团队成员杨瑞说:“虽然团队内部明确的分为秘书组、财务组、活动组、宣传外联组、调研组和后勤组,但是更多时候我们已经将自己融入到那些家庭中去了,我们是最亲最亲的兄弟姐妹。”

或是困难,或是感动,不变的是前进的决心

由于失独家庭的特殊性,使得每一次活动的开展都不会十分顺利,失独家庭往往不愿意再提起过去的事,更不愿意与外人有过多的交流。“暑假时,在廖阿姨生日那天,我们准备给廖阿姨一个惊喜,可是电话里廖阿姨冰冷的声音——‘不需要’却让我们顿时不知所措。”杨瑞回忆着说:“但是我们还是不想放弃,我们只有把买来的水果和蛋糕放在门外,又写了满满两页的信,然后悄悄离开了。下午两点,阿姨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当时不停地说着‘对不起!’、‘谢谢你们!’”而对于这样的情况张青表示也是屡见不鲜,她说:“对了,你知道吗?那天下午当我们接到廖阿姨的电话时,感觉自己心里一块石头落了下去,因为我们真的很怕我们会伤害到他们,同时这又让我们觉得我们必须更加努力,他们真的很需要这样的帮助。”

每一次的付出都必然会有收获,那些温暖的瞬间都将成为献爱儿女团队继续前行的动力。有些失独妈妈生活在其他城市,团队成员们就通过电话、短信、QQ的方式和她们保持联系。今年11日,团队与武汉的八位失独妈妈取得了联系。在一次与方妈妈的聊天中,张青提醒方妈妈:“方妈妈,最近天冷了,您别感冒了,要注意保暖。”方妈妈回了一句:“把方字去了吧。”“简单的六个字,我当时真的心里是说不出的感觉。”张青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

不久前,献爱儿女团队收到了一封来自程爷爷的感谢信。老人在信中这样写到:儿子离去后,我的生活几乎是与世隔绝,我不敢相信陌生人,也不曾想过还会有人关心我这种孤苦伶仃的老人。在我最失落、最难熬的时候,献爱儿女团队志愿者的热情与善良感动了我。现在,我也愿意加入该团队,一起为关爱失独群体努力。团队成员陈忠太说:“这封信对我们很重要,它让我们知道我们在以正确的方式前行着。”

慈善是感性,公益是理性,我们在一路成长

很多事情都不会单纯地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一路走来,相比于付出,也许他们收获的更多。

“当你真正走进失独家庭的时候,你才知道他们的那种痛苦是无法用行动和言语去安慰的。我很多时候会冒出一个笨笨的想法——‘如果我也不在了,我的爸妈该怎么办?’所以我觉得团队给我最多的就是,让我更加珍惜父母的爱,然后好好地去爱他们。”团队成员伍诗研这样说道。

而刘伟则表示这些叔叔阿姨教会了他更加勇敢地去面对生活。他说:“和朱阿姨相处这一年,从朱阿姨身上学到了很多。朱阿姨从儿子去世到现在已经有五年了,她的那种坚强让我觉得我现在所面对的所有困难都不值一提,我感觉我可以做一个更强大的人。”

团队负责人张青在采访最后告诉记者:“说实话,给我更多感动的是队员们的坚持和努力,他们的善良、真诚也在伴随着我和‘献爱儿女’团队慢慢成长。”

他们是“献爱儿女”,他们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失独群体,并为之努力。正如团队创始人之一胡婷所说:“我们团队的成员都像蒲公英的种子,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使得穿花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不觉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