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感动”人物事迹——教工篇  
     
 

 

      丁逊:教师应做学生的伴随者        

 

丁逊:他热爱教育事业,在教师岗位上耕耘近20年,先人后己,默默奉献;他教学特色鲜明,善于思考,不断创新;他真心实意待学生,任劳任怨,踏实敬业。从94年工作至今,他始终以服务学生、教师教育为工作和实践的主题。他除了上好专业课、公共课外,还潜心研究学术,帮学生准备培训比赛,全程陪伴他们参加“国赛”、“省赛”。他愿意为学生付出精力和业余时间。他为学生开展心理辅导班会,他带领学生创办和建设了系级学生社团——中学物理教学研究与技能培训协会。他还开展特色研究活动,把课堂变成合作、探究式的课堂,让学生重新找回了学习乐趣和信心。五届班主任经历,让丁逊老师深感教师应做学生的伴随者。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向学生诠释了什么是教师,什么是长辈,什么是朋友。爱生如己,教生如子,待生如友的他用幽默风趣的言辞,阳光乐观的心态,严谨新颖的教学为学生撑起一片无雨的天空

 

      丁逊:教师应做学生的伴随者        

 “丁老师永远是乐呵呵的样子,单纯得像个长不大的小孩。他总是先人后己,默默的奉献,他做过太多让我们感动的事情,他是我的恩师。”07级的沈文娟如是说。“丁老师在我印象中是一个文质彬彬,做事很负责任的老师。”94级的班长李立峰说。这是丁逊的学生对他的评价。而当我初次见到丁逊时,他穿着大方,戴着眼镜,年轻却不失稳重,人很随和,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我们轻松的聊着天,采访之前所有的顾虑、紧张,伴随着他亲切、幽默、充满朝气的谈吐,烟消云散。

因为热爱,所以追求

丁逊,1994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物理学专业,毕业后一直在我校物理与电子科学学院任教,先后获得教学优秀、黄石市优秀教师、校师德模范、优秀班主任等称号。成绩背后,源于他对个人工作的追求和教育事业的热爱。“丁老师整天很忙,忙学生的培训比赛,全程陪伴他们参加“省赛”、“国赛”,忙自己的科研论文,忙着给我们上课,还要带公共课。”2011级的徐畅说。

在上课的同时,丁逊还一直兼任班主任。在问及他第一次当班主任的情景时,丁逊说:“那时我刚毕业来湖师,对工作充满热情,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事都敢接,什么课都敢带。初来乍到的我虽然没有明确的方向,但我很用心,很投入干工作。看到学生不断有进步,我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科研方面,丁逊的项目主要集中在教师教育这一块,他发表的论文,多半是对物理教育、物理学习的研究。丁逊说:“我之前学习物理时遇到很多困难,我想攻克这些难题,帮助那些遇到同样困难的学生。”他发现,将近3成的学生,进入大学之后,对专业的学习兴趣直线下降,感到大学物理不像中学那样简单、有趣。为了提高学生的专业学习兴趣,丁逊想办法开展特色活动,让学生自己动手做课外研究,在课堂上分享。这些举动让学生意识到物理学不是那么枯燥,逐渐找回了学习兴趣,一部分人还决定考研继续深造。

近年来,丁逊也一直在关注怎样帮助学生从一个在校大学生慢慢成长为一个优秀教师。“从现代教育学看,教师应该做学生的伴随者。”丁逊说,“我从大一开始,就伴随一部分同学成长。我也到中学去,跟中学老师接触,去听中学老师的课程,和他们一起参加各种教研活动,积累一些素材,主要是想为我的学生更好的找到成长成才的方向,因为我很乐意成为我学生成长过程中的伴随者。”

教学相长,学以致用

“丁老师平时会跟我们聊新的教育理论方法,他从不主张哪种方法好哪种方法不好,他有自己的见解。”2011级的徐畅说。2008年,丁逊针对中学课改提出合作学习的理念,开始尝试合作、探究式的课堂教学。“这种课堂比较开放,目的在于引导学生更多的参与课堂教学。”为了加强师生互动,丁逊成立了课程小组(由学生志愿者组成)。“大一时,丁老师上课前会给我们一人发一张调查表,招募课程小组和教师技能的志愿者,他总在花心思。”2011级的谭瑞霞说。丁逊也一直坚持把学生提出来的一些意见,稍作修改,当作下节课的教案。“我的备课基本上是我和学生一起完成的。”丁逊说。“丁老师备课很认真,有时候忙到没时间充分备课,他会在课堂上给我们道歉。”2011级的徐畅笑着说。

除了在课堂教学上花心思,丁逊还带领学生创建了系级学生社团——中学物理教学研究与技能培训协会。基于对师范生就业难问题的考虑,丁逊觉得有必要抓些基础的东西。在条件简陋的老物理楼,他和学生们共同奋战,练课、举办活动、准备比赛,常常夜不归宿,甚至发生过因忘记时间,被反锁在老物理楼不能回家的故事。协会刚刚成立时经费不足,丁逊自己出钱充当协会会费,却告诉学生是学校给的钱,后来学生得知实情后,也自愿用自己家教、科研补贴的钱来贴补协会会费。

学生的成长,让他很幸福

“丁老师,是我大学时光里遇到的最负责的老师。”2010级的石庆敏说。“丁老师会在迷茫期开导我,鼓励我,给了我很多正能量。”2011级的徐畅说。“作为丁老师的学生是件很幸福的事。”2012级的吴华兴说。

长期的班主任工作,让丁逊总结出了一条规律:学生越带越小,他也越活越小。“94级的学生最怕我,99级的学生跟我比较亲近,2004级的学生跟我关系最好,2012级的学生把我当“哥们儿”。学生对他的称呼从“丁老师”变成“老丁”再到“小丁”、“丁丁”。

2007年时,丁逊就利用开班会的机会,为学生定期开展心理辅导班会。丁逊发现,班上同学之间缺乏交流,一旦遇到困惑就会积压在心里。他决定为大家提供一个互相沟通的平台,通过班会来“破冰”。班会规定所有小组的谈话不能让其他人听到,小组成员不允许是同寝室舍友和好友。渐渐地,班干部开始自己组织开展心理辅导班会,同学们分享彼此的故事,效果比一般的说教显著。“0402班毕业晚宴上的心理班会就是由学生们自己组织的,大家现场讲出对某个同学最想说的话,有些同学之间的积怨、矛盾也说开了。班会到高潮时,我激动的拥抱了所有同学。这一抱,班上的同学全哭了。”丁逊动容的说。若干年后,一个考入华师读研究生的学生在即将毕业时对丁逊说:“老师,我经常做梦都好像还在我们班开的心理班会上。”

“虽然我不是千里马,但丁老师一定是我的伯乐。”2010级的石庆敏说,“我去河北参加“国赛”时,他把上、下车,吃饭等细节都安排得很好,就像父亲一样。比赛之前,他特地来看我,询问我的身心情况,有些同学练课练到嗓子哑,他会给她们买喉片。”多年来,丁逊带领学生参加各类教学竞赛,多次获得校级、省级、国家级等奖励。他也多次获得全国大学生物理教学技能大赛优秀辅导教师称号。

当我们聊到教师的幸福感来自哪里时,丁逊笑着说:“来自于我的学生,我伴随学生成长,学生也伴随我在成长。很多学生毕业之后,会回来找我、帮我,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从师生关系变成了亲密的朋友关系。” 丁逊说,如果可以,他想继续当班主任,伴随学生一直走下去。